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广讲共应用编分会 ( 信 第五 ) [广讲共应用编分会]

广播/电视 汉语讲座学习共同组合

广讲共应用编分会 ( 信 第五 )
“信 第五”          10/20(星期五)广播分 投稿日時 2006/10/31

信 第五

 【まずはピンインを見ながら書いてみる】
叹完了气,她象是得到了最安适的慰藉,心情就平静下来。她珍惜地把信按原样叠好,重新zhuangjin 14 原来的信封里,并夹道书本的中间,放回抽屉里。那天丈夫很晚才回家,不可能看见她读信。难道丈夫在放信的地方坐了不一察觉的记号,她一动信丈夫就知道了?倘是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了。她仿佛已经看见,丈夫努着脸子,一加倍的办法,很快把信撕成碎片,跑到阳台下面去了。在想象里,丈夫每撕出一个信的倍数,他的心就痉挛似的收紧一下。当丈夫把信的碎片抛掉时,她也像是被人从高空抛下,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她不由地抽了一口凉气,几乎叫了一声。她也许已经叫出来了,只是叫的声音有些细,自己的耳朵没有听见。但她的心听见了,心上的惊呼把她从想象中拉回来,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把事情想的过于严重了,边遥遥头,嘲笑了自己一下,动手整理被自己弄乱的东西。


 【本番直前間に合った。修正だ。】

叹完了气,她是得到了最安适的慰藉,心情就平静下来。她珍惜地把信按原样叠好,重新zhuangjin 14 装进原来的信封里,并夹道夹到书本的中间,放回抽屉里。那天丈夫很晚才回家,不可能看见她读信。难道丈夫在放信的地方了不察觉的记号,她一动信丈夫就知道了?倘是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了。她仿佛已经看见,丈夫着脸子,加倍的办法,很快把信撕成碎片,到阳台下面去了。在想象里,丈夫每撕出一个的倍数,他的心就痉挛似收紧一下。当丈夫把信的碎片抛掉时,她也像是被人从高空抛下,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她不由地抽了一口凉气,几乎叫了一声。她也许已经叫出来了,只是叫声音有些细,自己的耳朵没有听见。但她的心听见了,心上的惊呼把她从想象中拉回来,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把事情想过于严重了,便遥遥头,嘲笑了自己一下,动手整理被自己弄乱的东西。


【よ~し完全に理解するぞ】

叹完了气,她像是得到了最安适慰藉,心情平静下来。她珍惜地把信原样叠好重新装进原来的信封里,书本的中间,放回抽屉里。那天丈夫很晚才回家,不可能看见她信。难道丈夫在放信的地方做了不易察觉记号,她一动信丈夫就知道了?是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了。她仿佛已经看见,丈夫脸子,以加倍的办法,很快把信碎片阳台下面去了。在想象里,丈夫每撕出一个新的倍数,他的心就痉挛收紧一下。当丈夫把信的碎片抛掉时,她也像是被人从高空抛下,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她不由地抽了一口凉气几乎叫了一声。她也许已经叫出来了,只是叫得声音有些,自己的耳朵没有听见。但她的心听见了,心上的把她从想象中回来,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把事情想得过于严重了,便摇摇头嘲笑了自己一下,动手整理自己的东西。







<del title="" style="color: gray;">◆</del><ins title="" style="color: red;">◆</ins>
<ins title="" style="color: green;">◆</ins>
<ins title="" style="color: brown;">◆</ins>


nice!(0)  コメント(0)  トラックバック(0) 

nice! 0

コメント 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URL:
コメント:
画像認証:
下の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